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男主夏青女主萧眉小说-一夜千古恨全文在线试读

    男主夏青女主萧眉小说-一夜千古恨全文在线试读

  • 时间:2019-06-12 09:55编辑:白鹤
  • 《一夜千古恨 》小说讲述的是夏青和萧眉的故事。这是作者日出东山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。连载中小说《一夜千古恨 》精彩呈现:“你干什么去了?打电话你为啥不接?”“我去了一趟卫生间,怕别人进来打扰你,就把门从外面给你锁上了。我手机不知怎么弄到静音上了,真没听见。走,咱逛街去吧,你只管挑东西,我来买单。”赵敏撒谎一点也不脸红。
  • 一夜千古恨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一夜千古恨

  • 一夜千古恨 第十五章 破碎的心

    “你干什么去了?打电话你为啥不接?”

    “我去了一趟卫生间,怕别人进来打扰你,就把门从外面给你锁上了。我手机不知怎么弄到静音上了,真没听见。走,咱逛街去吧,你只管挑东西,我来买单。”赵敏撒谎一点也不脸红。

    白洋被赵敏一哄很快就消气了,她笑了笑:“算了,不去吧,我得回家。”

    白洋一回到家,就听妈妈说爸爸下午去省里开会去了,她立即给赵敏打电话。

    “赵姐,你表弟的事,现在办不了了。我爸爸开会去了,你看怎么办?”

    “去哪里开会?”

    “去省里。”

    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  “我妈说可能要开十多天吧。”

    赵敏想了想,说:“我表弟的案子已经移交到检察院了,你给你爸爸打个电话,让他给检察院打个招呼不予立案,不行吗?”

    “这种事情,电话里怎能说清楚?如果你急着办,就找别人试试吧,要不,我把卡给你送给回去?”

    “你别送回来,给出去的钱,哪能再收回来呢?那就等你爸爸回来再办吧。”

    赵敏心想,我岂能放过你,好戏还在后头。

    白洋感到很困乏,眯了一会儿眼,忽然被电话惊醒,睁眼一看又是赵敏,便有些不高兴。

    “我刚刚有点睡意,你就又来电话了,啥事呀?”

    “懒蛋,还真能睡,夏青的事有结果了,收集到一些夏青和那个女人的照片,你看不看?”赵敏扯着嗓子,细声细语,语气漫不经心。

    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?她是谁?”白洋的睡意一下子没了,她的心一阵狂跳。

    “你还是过来看看吧。”赵敏暗中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  白洋有些慌乱,急忙穿上衣服,草草地洗了一把脸,噔噔地跑下楼,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就走,手机和小坤包撂在沙发上也忘了带。

 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要去哪里?”周萍从厨房里跑出来,挡在白洋前面。

    “夏青这个混蛋,真在外面有女人了,已经查出来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白洋两只大眼睛瞪得滚圆,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。

    “你不能出去,咱知道夏青的真面目就行了,听妈的话。”周萍拽住白洋的胳膊。

    “妈,你放开我!”白洋一把将周萍的手推开,头也不回,扬长而去。

    周萍觉得这孩子简直是疯了,她这样慌里慌张地开车出去会出事的。周萍急忙拿起电话找夏青,可夏青的手机打不通,她又打夏青办公室,但电话老是占线。

    周萍急得团团转。

    白洋来到东苑大酒店,赵敏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她。

    赵敏举着一摞照片,摇晃了一下,对白洋说:“你看,我办事效率多高,你满意吧?照片特清晰。”

    照片上的人是夏青和萧眉,背景是电影院,咖啡屋,饭店,海滨,还有一张是在医院门口照的,萧眉正弯腰登上夏青的那辆黑色宝马车。

    白洋首先感到的是一股透心的凉,刷地从头顶浇灌下来。然后,天崩地裂,天昏地暗。她心如刀割,欲哭无泪,她两腿软软的,不由自主地瘫坐在地上。

    这个女人十分眼熟,曾在哪里见过?白洋两手抱住头,闭着眼睛想。可是,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  见白洋如此不堪,赵敏有点于心不忍,毕竟自己与白洋无冤无仇。自己仇恨的是她爸爸白玉登,与她没有关系,可我为何要这样对她?赵敏的内心忽然有些纠结。

    “你冷静一点,你看你全身都在颤抖,你一点也没有担当,这么一点挫折你都承受不了,你要学会坚强,坚强才会有力量。快起来吧!”赵敏假惺惺也好,真诚也罢,反正她是蹲下来扶着白洋的肩膀,不停地说着一些安慰的话。

    白洋觉得两条腿没有一点力气,站不起来,她哀求说:“赵姐,你拉我一把。”

    “咱到楼上去吧?你看你这样子多让人心痛!”赵敏搀着白洋的胳膊拉了起来,她将手里的照片撒了一地。这是赵敏故意的行为。

    “我不进去,我要去找夏青。”白洋瞅着地上散落的照片,内心波澜起伏,她张大嘴巴似乎想要说话,可是嗓子在喷火,在冒烟,快要爆炸了。

    “你这个样子,能行吗?还怎么开车?要去,也得我陪你去。”赵敏打开车门,将白洋扶了进去,她要去看看白洋是怎么个闹法。

    白洋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的形象。这个女人似曾相识,她到底是谁?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呢?她恨自己,她捶打着头,只感觉两耳轰鸣,好像有无数个知了猴钻了进去。

    “你没事吧?看你脸色这么差,要不,我送你回家吧?”赵敏开着车,歪头看了一眼白洋,见白洋盯着照片出神,她摇了摇头。

    “不回家,就去夏青公司,我必须去找他问个明白,这是为什么?”白洋有气无力地摆摆手。

    赵敏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这笑声在赵敏心里很大,甚至是狂笑不止,笑的她眼睛里喷射出了一道凶光。

    来到夏青办公室门口,白洋鼓足了力气一脚将门踹开,咣当一声,把正在埋头画图纸的夏青吓了一大跳:“你们,你们要干什么?”。夏青忽地站起来,怒视着白洋。

    挂在对面墙上的那副画像很引人瞩目,白洋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    “这不就是照片中的那个女人吗?我说这么眼熟呢!原来是这个婊子。”白洋怒火中烧,她立刻冲上前去,一把将画像扯下来,狠狠地摔在地上,玻璃碎片满地都是,她捡起画像撕得粉碎,又扔到地上用脚狠劲地踩着。

    “我要踩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!踩死她!”白洋跟疯了似的,破口大骂道,“夏青,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你这个王八蛋,你真是个畜生,你就是个大流氓!我要把你的这个婊子踩死!”

    白洋使劲跺着脚,画像被她踩得烂烂的。

    夏青惊愕了!他怔忡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,直到看见白洋手中拿着一大摞照片,他才恍然醒悟。

    “原来是你找人偷拍我?还找人跟踪我?你这个疯女人,你真是无可救药了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夏青大声呵斥道。

    “我今天要和你拼了!”白洋猛地扑到夏青身上,她奋力捶打着夏青的胸膛,她咬着夏青的胳膊,她哭喊着,叫骂着,忽然晕了过去-----

    夏青没有还手,他被白洋咬的伤痕累累。他把白洋抱到沙发上,对赵敏说:“她醒来后,你好好劝劝她,你是她好朋友,她会听你的。我在这里,她看见我还会激动,我先走了。”

    赵敏深情地望着夏青,抿着嘴点了点头,然后小声问:“你的胳膊不疼吗?我给你看看吧?”

    夏青回望了一眼赵敏,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白洋醒了,她睁开眼睛问:“夏青哪里去了?”

    “这个无情无意的夏青真不是个东西,我看他一点也不在乎你,看你晕倒了,也不关心,趁机溜走了。”赵敏叹了一口气,她本想还要再添油加醋多说些,可看到白洋苍白的面容,便稍微触动了一点怜悯之心。

    白洋一骨碌爬起来,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电话机猛地摔在地上。她把屋里所有能砸的东西统统摔碎,一个不剩。

    “走吧,出出气罢了,还呆在这里干嘛?夏青这会还指不定又溜到哪里解闷去了。”赵敏拉住白洋的手,夺下她手里的图纸扔到地上,用脚后跟一碾,朝着地上的画像呸!呸!连吐了几口唾沫。

    “走,去医院,找他父母算账去。”白洋决定继续闹下去。

    “还要去医院?我看算了吧,你就别费力气了,有用吗?夏青变心,他父母能不知道?你又能从他父母那里得到什么好处?他们能不偏向自己的儿子吗?”赵敏添油加醋,煽风点火,她早就琢磨透了白洋的心思。

    “我要去讨个说法,我要看看他父母的嘴脸。”白洋挥洒着眼泪。

    来到医院,赵敏站在夏耕虞病房门口收住脚步,她把身体向边一靠,给白洋让开了路。

    “你进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,你大声闹出点动静臭臭他们。”

    白洋一脚踢开病房的门,把徐凤霞和夏耕虞都吓了一跳。

    “呀!白洋你这是怎么了?你不知道你叔叔怕惊吗?”徐凤霞很气愤。

    赵敏偷偷往病房里看了一眼,心想,病床上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头,就是夏耕虞?就是害死父亲的那个人?

    “夏青躲到哪里去了?你把他交出来!”白洋双手掐着腰,怒气冲冲地朝着徐凤霞喊叫着,白洋气得腮帮子鼓得跟个气蛤蟆似的。

    “洋洋,你到公司去找他吧,他今天没来这里,这里是医院,不要大吵大闹的。”

    面对暴跳如雷的白洋,夏耕虞很沉稳,一点也不慌张,因为他早有了思想准备,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,她哪能就那么轻易地放过夏青呢?

    “你们都是些骗子!你们把我骗得好苦,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!”白洋指着夏耕虞和徐凤霞的脸说。

    “白洋,你在说什么?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。”徐凤霞小心翼翼地问。

    “你自己看吧!”白洋把一摞照片摔在徐凤霞脸上。

    徐凤霞抱着一摞照片倒退一步,坐在了病床上。夏耕虞也赶紧凑过来看。两人看完照片,相互对视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  “你们给我解释解释啊。”白洋的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,她怒视着徐凤霞和夏耕虞。

    “你这是从哪弄到的照片?”

    徐凤霞想,白洋为何要采用这么卑鄙的手段?这样岂不是更让夏青讨厌她。她还能得到夏青的心吗?她拍这些照片到底想要干什么?是想威胁?还是想破坏夏青和萧眉的名誉?难道仅仅是为了报复?

    “你不认得这两个混蛋?你们还装聋作哑?你们要隐瞒欺骗我到何时?真是卑鄙无耻下流,你们是一窝子混蛋!”白洋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  “白洋,你怎么能骂人呢?我们是你的长辈,你别不分青红皂白胡言乱语,你嘴巴放干净一些。有什么话,你找夏青说去吧,别在这里撒泼,让人家看笑话,你一个姑娘家也不嫌丢脸。”

    徐凤霞毫不客气,将白洋一顿训斥。

    白洋一听这话更加愤怒,大声喊叫道:“你不管了是吧?好,我替你教育一下夏青这个王八蛋,这个有人养没人教的龟孙子!”白洋毫不顾忌自己的脸面,她就是要出气。

    “白洋,你嘴巴放干净点,你再骂人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徐凤霞被白洋气得两眼直冒火。

    “我不干净怎么啦?我愿意。夏青就是个王八蛋,龟孙子。你不客气又能怎样?”白洋摇着头,跺着脚,故意气徐凤霞。

    徐凤霞实在是忍无可忍,冲过去将一个耳光扇在了白洋的脸上。

    白洋一愣,她摸了摸脸:“你敢打我?”忽然,白洋一扬手也给了徐凤霞一个耳光。

    徐凤霞没提防,她捂着脸大声骂道:“你个没脸没皮的东西,给我滚出去!”徐凤霞拖着白洋的胳膊,将她推出门外,

    白洋被徐凤霞推倒在地,她歇斯底里般地怒吼着,哭骂着:“徐凤霞,你等着看吧,这辈子我白洋是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  走廊里呼啦跑出来一大群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,他们嘁嘁喳喳地议论着。张晓波和苏红听见喊叫声,也快步朝这边跑来。

  • 一夜千古恨
  • 一夜千古恨

  • 作者:日出东山  类型:都市  状态:连载中
  • 慵散也是一种幸福与享受。这种感觉就像是暖洋洋的海浪轻轻地护拥在周围,不仅包围着,而且还激荡着。一般来说,喜欢这种感觉的人往往都沉湎于幻想。幻想浪漫的爱,幻想不期而遇,幻想邂逅之旅,等等。且看萧眉的爱情生涯:“花易谢,雾易失。梦易逝,云易散。物尤如此,情何以堪?”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至强狂尊

      至强狂尊

      月逸清辉

      妖孽级兵王背负秘密任务,潜入都市保护美女总裁。从此,都市风云,都因他而动,各色美女,也纷至沓来……“我就是太岁,敢在我头上动土的人,下一秒我就会让他跪在地上吃土!”——楚良

    • 首席医生混都市

      首席医生混都市

      夏冰

      他刚走到租房的楼下,路过一歌垃圾堆,脚居然被拌了一下,然后他的身体朝着前面趴了下去,叶子凌直直的趴在了地上,手中的手提包被滚落到了一旁。“妈的……”叶子凌有种骂人的冲动,刚被开除,现在又遇到了这种倒霉事。

    • 天财神豪

      天财神豪

      中华小当家

      秦奋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,生活虽然清贫,但至少还有个依靠,在母亲出车祸后,秦奋的人生陷入了黑暗,他不仅要偿还巨额的医药费,还要面对同学的鄙视,沉重的打击让他万念俱灰,秦奋对生活失去了希望,只想逃离这个世界,直到爷爷找上门,他才迎来人生的转折,原来,他的爷爷是世界首富……

    • 医圣强婿

      医圣强婿

      王子政

      因为过马路不小心,被货车撞死,张良没想到,自己居然重生了,而且还得到了医圣真传,从此人生风生水起,美女老婆多多,挣钱多多,人生真是太过美好。

    • 神品催眠师

      神品催眠师

      我欲乘风

      夏飞,原本是个平凡不起眼的屌丝,但当他获得一段奇遇之后,他的世界开始发生改变……